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外出數日回來,剛進家門,就聞到一陣久違的清香。呵!原來是家裡的梔子花又開了。那淡白淡白的花朵,白得像月亮一樣憂傷。地下也覆有瘦白的瓣,一片一片,潑潑灑灑,彷彿綠手掌沒端穩一碗清水,風一吹,就濺了出來。 梔子花開了,我又想起了曾經的後桌,那個叫做小蕊的女孩。 曾與小蕊相識,是在幾年前的八月底,在我剛上高中的時候。那是在川河之濱,在御筆山麓。那個時候,美麗的校園依然開著很多很多的梔子花,四處瀰漫著梔子花的淡淡清香。那個時候,我心中滿懷著無數的憧憬和夢想…… 小蕊是我的後桌。但剛開始,我們並沒有過多的言語或者其他形式的交往。直到有一次,我提起了我初中時的語文老師。小蕊說,她認識他;我的老師是個有些名氣的詩人,她喜歡他的詩歌。後來我才知道,其實她也是一個喜歡寫詩的人。她的詩,就像她的人一樣,孤獨,寂寞,充滿了憂傷,纏纏綿綿,不絕如縷。傷心難過的時候,她總會用文字去宣洩。而我,也很喜歡她的詩歌,喜歡她詩歌裡的那種憂傷的氣息。漸漸地,我們的話題多了起來,交往也隨之增多。 小蕊說,遇上我真好!她也總是喜歡把自己的心事告訴我,學習上的,生活上的,家庭上的,等等。她說,她是個喜歡幻想的人,她渴望從我這裡得到最純真的麥琪的禮物。有人開始懷疑我們在談戀愛。於是,小蕊寫了一首叫做《十足的蠢貨》的詩歌,回擊他們的懷疑——你說我和他存在著戀愛的跡象/這與你有什麼狗屁的關係/我們兩個是否在愛情進行時當中/那完全是我們自個兒的事/我不想解釋,你更管不著/兩個往來密切的男人和女人/如果就只能存在愛情關係/那麼你和你老爹更有戀愛的跡象/我只好說,你這個十足的蠢貨…… 難忘小蕊和我一起在思茅坐黃包車的情景。那個早晨,我們要去思茅師專找朋友,於是就攔下了一輛黃包車,然後沿著環城路晃晃悠悠地行進。透心的涼意撲面而來,我們神清氣爽,心情暢快,歡聲和笑語瀰漫天空。小蕊說,她想到了舊時的大上海滿街奔跑的黃包車,那絕對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她說,黃包車很好坐,只是苦了蹬車人。她說,等以後再有機會,她還要和我一起坐黃包車。 畢業分別之際,小蕊送了一盆梔子花給我。她說,梔子花是她最喜歡的花;這盆花送給我,作為三年同窗的留念,希望我好好地侍養著;花開的時候,一定記得想她……說完,她唱起了何炅那首略帶憂傷的《梔子花開》——梔子花開,so beautiful so white/這是個季節我們將離開/難捨的你害羞的女孩/就像一陣清香縈繞在我的心懷/梔子花開如此可愛/揮揮手告別歡樂和無奈/光陰好像流水飛快/日日夜夜將我們的青春灌溉/梔子花開啊開梔子花開啊開/像晶瑩的浪花盛開在我的心海/梔子花開啊開梔子花開啊開/是淡淡的青春純純的愛…… 我把這盆梔子花帶回家,擺在窗前,一直好生侍養著。然而,自從分別之後,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小蕊的面,也沒有了她的音訊。有人說,由於高考失利,她落榜了,然後就到江南沿海一帶打工去了,直到今日,一直沒有回來過。 歲月輪迴,時光流逝;花開數度,思念數度。 梔子花又開。只是,那個叫做小蕊的女孩,我曾經的後桌,此刻又在哪裡呢?曾經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,如同層層鋪蓋的梔子花瓣,散也散不開,厚重地包裹著那份淡淡的離別之愁。白色的花朵,在我的心底長成一夏的思念…… 文章來源:徐小斌的BLOG |常遠小憩 | View |張瀚一【化妝造型】 | 非黑即白 |璐姑娘的部落格 | 玩鑽人生|佐聲道 |黃纖越--穿越時間的國度 | 賣身交罰款 |作文有原理--曾老怪的BLOG |